图片 5

《那个夏天,风吹过》

这几天被一个售楼的姑娘弄烦了。我想买个地下室,看了一个,挺满意,准备定。下午看完,晚上八点,售楼姑娘给我打电话,说做好了合同,让我过去签。当时,我正忙别的事,而且时间也太晚,于是便拒绝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还没起床,姑娘又打电话,说上午你来吧。我说,今天一天在外面,去不了。结果,这一天她又打了三个电话过来。最后一次是下午,我正跟朋友谈事,她电话又来了,说那个地下室,刚才有客户看了,想买,希望我早点定下来。我无语:一个四五年都没卖出去的地下室,怎么那么巧,我一看就有别人想买了?接下来的两天,姑娘依然迫切,一天好几个电话打过来催促,我差点就屏蔽了她。最近,我终于签了合同付了款。签合同的过程中,姑娘一直在强调这是个多么美妙的地下室,硬生生把那个十几平米的小黑屋,描绘成了皇宫,而且还是个近乎白送的皇宫。她完全没看出我从头到脚的不愉快,临走时还特意嘱咐:如果有朋友买房也可以找我哦。我勉强给她一个微笑。心里想的是:完全没可能。2后来,我跟朋友说起这事。朋友笑了,这姑娘真努力。我心想:这也叫努力?!但是,细细一琢磨,也没错。如果那姑娘跟领导同事实习生讲述这次成功卖出地下室的经验,估计是这样的版本:你看,那个好几年无人问津的小破屋,终于有人想要,我慧眼识破,咬定不放,加班到八点做合同,早上七点就打电话催,一天催四五遍,催了四五天,好话说尽,办法使尽,三十六计都不够我用了,这才打动客户,取得圆满成功。好像也没毛病啊。只是,这不过是表象。事实上呢,我买那个地下室是因为急需,而且我不怎么挑剔,所以跟她的所谓努力没半点关系。甚至,如果我稍微任性点,很可能因为她的穷追猛打而不胜其烦,最后赌气不买。更为关键的是,如今她永远失去了我这个客户。如果她也用同样的策略对别人,想必不会有任何老客户。她的努力,用力过猛,适得其反。3我在跟读者交流时,常常被问:我特别努力,为什么成功遥遥无期?我的回答一般是:可能是努力的时间太短,或者方向不对。现在,还必须加上一条:还可能你努力的方式不对,用力过猛。任何事都是过犹不及。欠一点点也许还好,过了火,就多半没好下场。别以为努力就一定有回报,错误的努力,只会让你应得的回报大打折扣。前几天我写文章,讲到单位有次招聘,来了个头发蓬乱穿着睡袍的姑娘,被人事主管因为外形一票否决。有个读者留言说,人确实应该注意形象,但也要适度。在面试时,穿睡衣拖鞋的肯定不行,但假睫毛大红唇特别夸张的,也一样不行。我对此非常赞同。睡衣拖鞋是消极怠慢,而浓妆艳抹则是用力过猛。两样都是负分。就后者来说,你可能确实很想得到这个职位,并为此做了精心准备:早上五点起床,化了俩小时妆。但如果你的妆太过惊天动地,惊吓到了面试官,反而不如平平常常干净整齐来得好。曾有个电视女主持说,她第一次上节目,准备了很久的衣服,最终选了一件特别惊艳的大红拖地礼服。导演看着她盛装出场,愁眉苦脸瞪了她半天,最终憋出一句:戏过了。我们也常常犯这样的错因为太想达成一件事,太想得到一个好结果,所以如打鸡血般不遗余力去争取,结果一不小心,戏过了。更可怕的是,事情已经砸了一半,你还浑然不觉,还期待着自己的努力拼搏、用心良苦会得到厚报。4我们家楼下以前有个小时装店,母女俩经营着。妈妈是特热情的人,每次我一进门,她就立刻贴过来,站在我三十公分之内,不停介绍款式面料,告诉我哪个顾客买了哪件衣服。我试衣时,她恨不得追进去看,让人很头大很尴尬。她的女儿就是另一种性格,话不多,问什么说什么,礼貌得体。后来我每次想进店,都要先看看是妈妈在还是女儿在,瞅准是女儿才敢进门。有次我问女儿,她和妈妈谁卖得好。她说,我卖得好,我妈挺精心的,但人家可能看她年纪大,不信她的话吧。呃,我倒觉得是她妈妈太精心了,精心得把人都吓跑了。没有人喜欢那种满脸都是欲望、满心都是功利的人。你太过迫切地紧追不舍,只会让别人心生反感退避三舍。倒是女儿这样貌似漫不经心、实则周到得体的,才让人觉得舒服,想要靠近。其实世间万事,都有个度。就算努力这么正能量的事儿,过了度,也会让你深受其害。聪明的人,会懂得适度,把握做事的分寸火候,用恰如其分的力度,不疾不徐地达成目标。

妈妈想改变女儿,却不知女儿学的就是自己

图片 1

图片 2

   
那年夏天像镀了一层薄冰,冰块将我包裹严实。稍有不顺,那些碎冰便如利刃刺进我得肌肤,鲜血淋漓。

我有位女性友人,操劳了大半辈子终于等到女儿完成学业,又开始张罗给她找对象的事。

   
放假那天我和他在楼下拥别,数着回忆一幕幕,想着就要分离,却也不想流泪。总觉得流泪是不详得预兆,而我和他应该幸福,应该牵着手一直一直走下去。

“不是我嫌弃我女儿,她的样子真的很难找男朋友!”

    而别离则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她悄悄录下女儿平时的样子,给我看视频,“怎么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能让她仪态更优雅吗?”

   
那天吃过饭,他偷偷给我订了车票。一边催我收拾行李,又一遍磨磨唧唧说不舍的我离开。

她抱怨女儿穿衣服不好看,“别人家的姑娘都是最美的时候,我女儿怎么看怎么不像样”。

   
那天的公交很拥挤,每次上去都没位子。他站着扶行李,又分神护着我。晕车的我闭着眼假寐。我努力不去想太多,我怕我会反悔,我会忍不住留在他身边,哪怕这样被受太多谴责,而这个年龄也不应该。

有时候,连女孩的爸爸都会多说几句,“就不能有个女孩的样子么?”

   
前几个星期我经别人介绍去应聘做爱心支教。我很早把他喊起来陪我去。我穿着一件特别花哨的吊带背心裙,一双白色高跟。

我不知道她妈妈对我说的话,是否曾经也对自己的女儿这样说过?但在妈妈的描述中,女儿不愿意拍照,更不愿意妈妈拿着自己的照片去“推销”自己。

   
“你该不会去夜总会应聘吧?”他狠狠瞪我,眼神却忍不住在我身上肆意扫描。

我看着视频中的女孩,干瘪偏瘦,走路甩手甩脚。说实话长相不是主流美女,但找到自己的风格也别有一番味道。

    “看什么看,快迟到了。走”我故意撇开着装不谈。

但我忍住没告诉朋友的是,你女儿的仪态姿势,和你是一样的呀。

   
其实我本该知道去应聘老师该穿得体大方的衣服,我却偏偏化了妆而且搞得很不正经。

图片 3

   
有那么一刻,我想也许我是想被淘汰的。如果淘汰了,我就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也许我能和他一起工作,这个暑假我就不会和他分开两个月了。

只需要形象设计师半天的功夫,女孩就换了一身恰到好处的衣服,妈妈很欣慰,爸爸看了也说,“我女儿今天不一样了”。

  毕竟分开那么久,异地恋,我还真有点怕。

买了衣服还不够,妈妈还想让女儿自己学习怎么穿搭衣服,“多希望能改变她啊!”

  但是答应别人今天去面试了,总不能放人鸽子吧?

谁不想自己的孩子更好、更出色、更幸福呢?我太理解朋友了。在她的逻辑里,一个更美更得体的女孩子,自然能在社会竞争、婚嫁市场上更有优势。

 
我怀着纠结矛盾的心情去面试。那个姐姐让我做了几道题,又让我上了一堂语文课。我很努力的去做了,那个姐姐也相当满意我。

也许是她太把孩子的幸福当成自己生活的目标,却没意识到,她对自己仪态外表的不重视,已经让女儿在过去二十多的经历中,深深植入了“不太需要重视外表”的观念。

   
她立即让我签合同。我对这样的爽快有点欣喜却也很惊讶。我拿着合同跑出去问他的意见。他低着头生气不理。

那位朋友,对自己的外表几乎不花心思,更不用说打理妆发,仪态也算不上得体。女儿学着自己,自己却希望改变女儿。

   
我签了。禁不住诱惑。那个姐姐所说的月薪三千,而且还有提成。毕竟给小学生当语文老师,听起来是件挺不错的事情。而我干重活没力气,干脏活自己又挑剔。

图片 4

   
我真的很需要钱,我想要考专升本,我想要走的更远,我想飞的更高。上次和妈妈聊天,她跟我抱怨,别人家的孩子多么多么懂事,多么多么节省,多么多么优秀。

要变美,得有一颗向美的心。而一颗向美的心,需要从家的土壤里汲取对美的欣赏和追求。

  挂了她电话,我独自跑到空旷的地方哭了很久很久,我迷茫,我害怕,我无助……

偷穿妈妈裙子和高跟鞋的女孩子,难道不是在向往成为像妈妈一样美丽的女人吗?热爱自身所拥有的美好,爱自己,难道不是成为更好自己的动力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走才是正确的路?我不知道怎样努力可以更快的成功?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快乐的安心的活出自我?上帝啊。求求你,看看这个世界小人物的悲喜,求求你为我指出一条路。

结婚生了小孩的女性,就没有时间照料自己的形象和身体吗?专业顾问可以提供建议,但最重要的是,自己绝不能放弃对美好的向往。

   
我坐上去工作地方的大巴车。一路上手机消息响个不停。我小心翼翼的擦拭车窗,外面仍下着雨。于是闭上眼睡觉,直到被电话铃声吵醒。

好想提醒那些想改变女儿的妈妈,你是女儿从小最熟悉的女性。

   
“喂喂,你在干嘛?发消息怎么不回?你,你还好吗”他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着急和担忧。

女儿能从妈妈照镜子的眼神里,体会女人对自身美的欣赏。她也能从妈妈自信的仪态里,感受到追求美好的温柔力量。

    “嗯,挺好。我睡了会。”

你希望她善良孝顺,自己就不能违背良知。

    “老婆,我想你了。”

你希望她积极勇敢、热爱生活,自己就该停止埋怨的习惯。

    “嗯?”不是刚分开吗,我想笑,又很心酸。

你想要看到一个落落大方的花样少女,自己为什么要随随便便对待女儿眼里作为妈妈的形象?

   
“去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给你妈妈打也行。不想做就走。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不要出去乱跑,睡觉要关门。……”他絮絮叨叨了一大堆。

   
嗯嗯。我胡乱的点头说好,直到泪莫名其妙的落了我一脸,我才想起我和他已经暂时分开了。

 
点开扣扣,他发了好多消息,还有一张他坐在宿舍床上泪流满面的照片。他说在外面不敢哭,回到宿舍怎么都忍不住了。就是以前他离开家的时候,也没这么难过。

    思念是苦涩的,究竟有多苦,只有分开的情侣们自己知道。

   
下车时,已是阳光明媚。天气提醒我到了另一个城市。晕车的我蹲在路边发会呆。很快就被人开车来接走。

   
车子剧烈的颠簸在泥土路上,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吐的泪流满面,力气全无,死去活来。

   
就那样到了。借租的幼儿园,一些和我同龄的大学生,几个主管,还有他们当地人。吃饭是我们一起筹钱买,饭自己煮,菜自己炒,地自己扫。

   
环境很艰苦,但更艰苦的还在后面。张爱玲不就说过“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第二天我们便冒着大太阳四处招生。手里大把大把的传单,嘴巴成套成套的说辞。然而理的人太少,刁难的人太多。

   
有个老奶奶问我哪个南哪是北,还真给我问懵了。从小我就是个方向迷。那样难堪尴尬的情景,好在很多人努力帮我解围。

   
但我心里就长了个疙瘩。身处异乡皆是客。我怕别人再问我乱七八糟的问题,我怕听不懂别人说话,别人打我骂我赶我。

  我心里的鬼不断放大放大让我恨不得将自己关起来,恨不得永远与世隔绝。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爸妈很想让我当老师。抱着试试的心理我就来了,别人说既来之则安之。但我始终觉得难受,几个人公用一个厕所,睡地板。一个铁丝床,垫上垫子就一身汗,拿点垫子我还真不敢躺下。

       
每天都吃不饱,你能想象吗?早上不吃饭。中午吃一点米汤,几个人吃着吵的半生不熟的菜。我总是偷偷的藏很多的零食,饿了就往嘴巴里塞点。

   
有一次别人都关灯了,黑呀呀的,我饿的难受,就爬起来去找吃的,谁知脚下一软就摔倒了,
我趴在地上好一会才起来,好不容易摸索到吃的,又咬到了自己的嘴唇,血腥味在我口腔里不断蔓延,我很想哭,但我不敢,这是黑夜,这是异乡,我的旁边还睡着两个陌生姑娘。我眨巴下眼睛,小声的哄自己睡觉。

     
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在地板上狠狠的睡个够。醒来梳洗好,就爬到楼顶。看远处的天空,白云,大树。这是我最清闲自在的时光,我很珍惜,也很感激。

     
我真的不适合当老师。当我无数次和学生吵的面红耳赤;当我无数次用棍子打哭了学生;当我无数次恼羞成怒的摔门而去,当我无数次愤愤不平的抹眼泪。

   
我知道我失败了,我很没用。我讨厌别人,更讨厌自己。我恨不得毁了这一切,恨不得突然天降横祸,恨不得在下一刻死去。

     
没几天我就生病了。本来就娃娃音的我,鼻音拉的更重。我开始不说话,学生们就闹得更厉害。我嗓子很疼,疼的让我几乎不能承受。我体重嗖嗖的下减,衣服宽松了很多。

     
整整感冒了一个星期,我又开始流鼻血。那天我觉得头很晕,迷迷糊糊的站不稳。我突然很想家,想回到妈妈的怀抱,回到那个保护了我十多年的臂弯。

     
那天我心情很不好,打学生的时候可能用力过猛,那个小孩一把攥住我的棍子,想朝我反打过来。好在很多学生一起蜂拥而上拦住了他。看他疯疯癫癫的样子,倒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似的。

   
我终于要离开了。我跑到经常去的楼顶,给男朋友打了电话,竟哭的几乎说不出来话。我说我要回家了。我说我坚持不下去了。我说我真的很没用。

   
尽管我很想要那些钱,也不能再继续以自己的健康为代价,我觉得这些天我老了很多,沧桑了很多,我真的险些崩溃。

     
走的那天,我特意起早化了妆。一个人提着行李箱和大提包去找车。好怀念男朋友送我的那天,嘴角不觉露出一丝微笑。

       
到家的时候,我已吐的五脏六腑都空了。弟弟骑车来接我。我有些胆怯,看着他黑黝黝的皮肤,健壮的身材。

      “胖胖,妈妈会不会说我,半途而废。”我戳戳他。

      “不会。回来就回来了。没事”

      “家里忙不忙,我帮妈妈看店?”我小心翼翼的。

     
“前几天忙。现在还好。看店?就你那数学,一大堆错账。少不得还要挨骂。”

        呃呃……

        有人说,一件事情的结束,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始。

我有点犹豫。但感冒什么的居然自己好了。难道是之前水土不服?

       
终于到家了,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妈妈在吃饭,爸爸在算账。我吃了点饭,上楼看了看,很多补课的学生,突然一阵反感。

        里间的屋子很暗,而爸爸根本容不得我在白天开灯。

      无处可去,多么凄凉。

      渐渐我便觅得了好去处。后面的仓库,很安静,几乎打扰。

    我一个人在那里一呆就是一天,除了吃饭干嘛的回去。

   
我独自躺在床上,看树叶透过门缝的一点绿光,泪水静静的没有知觉的下滑。我的腿挂在墙上,不停晃动,我欣赏般的望着自己的影子,欣赏还有它的陪伴。

     
忘了多久了,我总是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囚禁在黑暗里,唯有这样,我才能放松下来,大口大口的呼吸。

     
每天我都会抽出固定时间陪男友聊天。他总是嚷嚷着要开视频,我也总不依。

      “小晴,你是不是出轨了。或者在做什么不能见人的事”

    “……”他脑子在乱想什么。

      “哼,反正现在都异地恋了。在一起跟不在一起有什么两样?”

   
“乱说什么呀。都说了几百遍,之前招生的时候皮肤晒伤了,而且屋里黑,我又没化妆。”

      “我好想你”

      “嗯。快开学了。我也想你,很想很想。”

     
后来还有一次他大概是说了些我不爱听的话。我要他分手。他怎么都不依。他打电话过来,急得快哭了。我何尝不难过呢?毕竟用力去爱了,谁不想有个完美幸福的结局。

 
我们总是说着喜欢和爱,也许我们并不是太懂。只是觉得不管怎样,在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在等你,就是很温暖很幸福的事。

   
毕竟在我漆黑的世界里,他算上罕见的极光,,又像盛开在阴凉处的白色花朵,美丽的不可一世。

     
就算整个世界都排挤我,欺负我,只要一想到还有他,我就会充满希望,努力更努力的向前走。

   
他手捧蓝色妖姬站在我楼下,喊着我的名字,甜甜的笑,我小跑过来,紧紧拥抱他,踮起脚尖亲吻。

     
那个夏天,风吹过。上天告诉我不能做的事不要勉强,好好爱自己,才会有人千山万水来爱你。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