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刘嘉玲被“神化”的投资经 不靠直觉投资

十点君,人生真的好艰难啊,快撑不下去了。这是一位今年的高考生给十点君的留言。成绩出来了,他考砸了,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但十点君想告诉他,成人世界,哪有容易两个字。生活很累,学习很苦,婚姻很难,这是所有人都要面对的人生真相。那些难捱的情绪,那些绝望的时刻,那些孤独的旅程,都是人生路上必经的经历。在快要扛不住的时候,十点君只有一个建议,那就是扛过去。无论如何,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扛过去,是一种生活态度。扛过去,就能看到光明。扛过去,你就会变得更强。扛过去,你需要给自己一些力量。每次十点君觉得扛不过去的时候,就会看人物故事,看那些名人是怎么扛过人生中的艰难时刻的。读完之后,自己也会受到鼓舞,有了力量。今天带来的三个故事,就是来自十点人物志,讲的是三位名人如何熬过人生至暗时刻的。刘嘉玲心态好了,一切就对了坐拥金像奖影后和男神梁朝伟,刘嘉玲现在被称为人生赢家。如果听到这个称呼,刘嘉玲可能会一笑置之。要知道,她的前半生,被形容为最倒霉女明星,也不为过。刘嘉玲的倒霉,事业和爱情两方面都遇上了。第一,她遇到了巨星扎堆的时代。她当然不是花瓶,从跑龙套做起,苦背台词、做高危动作。从侍女演到了女主角,这条路是刘嘉玲是实打实用努力走出来的。怎奈那个时代的香港,好演员真的太多了。她用勤勤恳恳换来的些许光芒,都被淹没在了那些时代巨星璀璨的光环下。刘嘉玲曾多次被提名金像奖最佳女主,最后却都花落别家。得奖呼声最高的那一次,她的《自梳》,还是输给了张曼玉的《宋家王朝》。成功离她看似这么近,却又那么远。第二,她的恋情总是不被看好。和豪门少爷许晋亨相恋,在结婚的临门一脚,少爷迫于家族压力退缩了。而这让刘嘉玲,在媒体中落了个处心积虑嫁豪门,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心机女星形象。后来和梁朝伟恋爱,大家也总把她和张曼玉比较。作为金童玉女搭档,人们更乐见梁朝伟与张曼玉的比翼齐飞。比起刘嘉玲的世俗热烈,大家更喜欢张曼玉的文艺与优雅。即使她与梁朝伟是真心相爱,却也抵不消大众的固执偏见。诸事不顺的时候,能够帮助你走出困境的,其实是自己。刘嘉玲就像她在《阿飞正传》中扮演的露露,虽然被嫌弃,被鄙薄,但她从不气馁,一派天真,那样开心地唱着、跳着。她曾说:一件事情发生了,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放弃,一条就是面对它,我选后面这条路。心态对了,一切也就对了。没得奖,没关系,我就一直踏踏实实地拍戏,拍到巨星都息影落幕,刘嘉玲依然在荧幕上屹立不倒。2010年,凭借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对武则天的精彩演绎,她终于获封香港金像奖影后。恋情不被看好,也没关系,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只要用心经营二人世界,管他外界的议论纷纷。最终陪梁朝伟三十年爱情长跑最后结婚的,还是她刘嘉玲。因为好心态,这些看起来很难迈过去的坎,倒一个接一个被她跨过去了。决定结果的,往往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人在心里怎么看待这件事。不放过我们的,从来不是他人与命运,而是我们自己。驾驭生命还是让生命驾驭你,刘嘉玲给出了最好的答案。雷佳音守得住寂寞,才能出果实雷佳音大一的时候,某天去食堂吃饭,突然听到有人说:大家看,这是我们的师兄胡歌,他上《仙剑奇侠传》了。那年雷佳音20岁,突然觉得很丧气。胡歌师兄这么帅,一下子就能让别人记住,而自己是一个普通人,顶多标榜有个性。他想着,自己成名,大概要到40岁左右。这种自卑感,在毕业的现实面前,显得格外痛楚。毕业那年,他去考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面试老师问他有没有才艺,结果他什么也不会,只好给面试官们唱了一段东北的《小拜年》。在人艺雅致的大厅里,他忽然感到自己和现场的气氛很不搭。后来他回到上海,进了上海话剧中心。话剧是一门苦差事,没有演电影电视剧来钱快,却是一个可以扎扎实实磨练演技的地方。而雷佳音自己也喜欢站在话剧舞台上的感觉,哪怕只有一二百人来看,也觉得很有尊严。他暗暗发誓:我会一如既往的好好演戏,不辜负你们的期望。看着同学们都红起来,说不羡慕是假的,但雷佳音能守得住寂寞也是真的。他深知自己不是大众审美中的帅,在表演道路上一定要慢慢来。这一修炼,就是七八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只能在影视剧中出演一些无关痛痒的配角,别说红了,想演个主角都很困难。直到他遇见了宁浩导演。同为上海话剧中心的徐峥,向宁浩推荐了自己的小师弟雷佳音,担任《黄金大劫案》中的男主角小东北。这是很多观众第一次注意到雷佳音这个名字。他也凭借这个角色,获得了长春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后来又是宁浩,再次邀请他演《绣春刀2》里的锦衣卫裴纶。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角色,一方面工于心计,一方面也很感性,要演出彩恨不容易。这时雷佳音多年的话剧经验派上了用场,他也凭借这个角色获得了金马奖的提名。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34岁那年,他演了《我的前半生》,将陈俊生演得生动而立体,纠结、无奈,让人对这个渣男怎么也恨不起来,网友更是发明了渣萌这个词来形容他。今年上映的电影《超时空同居》,更是打破了票房纪录。十年,在话剧舞台上、在演配角的默默无闻的日子里,他守住了寂寞、守住了内心对表演的那份热爱和坚持,终于让他不用等到40岁,就大放光彩。现在,人们像都知道师兄胡歌那样,都知道他是一个好演员了。严歌苓机会,都是自己逼出来的当严歌苓萌生去美国留学的念头时,30岁的她已经在国内过上了安稳的生活。这位日后写出了《陆犯焉识》、《金陵十三钗》,作品被张艺谋、冯小刚等名导都翻拍过的女作家,当时是还一名专职军旅作家,并且已经结婚。在80年代,去美国可以接受更专业的写作指导;但与此同时,也意味着打破安定的生活,在异国他从零开始。更何况,当时的严歌苓,一句英文都不会说。但在写作上的野心,让她决定逼自己一把。为了出国,她真是拼了。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她一点都不给自己留后路。在国内啃了一段时间字典,她干脆飞到美国上英语强化班。眼看身上的钱快花光了,她听说在三个城市都有考试,安排在不同的时间,就心想,豁出去了,把钱全部拿来买机票,这样就还有三次机会。死磕到底,还真的逼出了上学的机会。一个不久前还是英语白痴的人,竟然考上两个学校的写作系。最后她选择了哥伦比亚艺术学院,开始在那里接受系统的写作训练。但毕竟是突击的英语,上写作课还是很吃力。别人一个小时读50页,她一个小时才读十页。怎么办呢?她就用最笨的办法。老师要求学生写3页内容,她就一定要写到6页;每天早上9点到下午4点,她要求自己必须坐在桌前写作,一天也不荒废。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严歌苓从来不是天才型的作家,那些传世佳作,都是靠着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才写出来的。严歌苓喜欢英国诗人拜伦。拜伦少年时很胖,但为了让自己瘦下来,对饮食十分克制。这让严歌苓很佩服:原来一个人天生的条件,并不能决定他最终的高度。只有用强大的自律和内在驱动,才能把人带到更好的地方。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严歌苓自己。

看到他俩,是否有太多回忆压过来,你还在道“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她却只留一句“夜深忽梦少年事,惟梦闲人不梦君”。

图片 1

——壹——

第1页:贫穷造就的坚强第2页:被“神化”的投资经第3页:明星家庭宜配置多元化保障体系

1984年,无线小生梁朝伟遇上了新晋港姐张曼玉。19岁的青春阳光和21岁的血气方刚开放在当时火遍东南亚的一套无线剧集里——《新扎师兄》。

刘嘉玲

在这部片子里,有梁朝伟对刘嘉玲说,以后谁娶了你,就幸福了。也有梁朝伟在刘嘉玲面前指着张曼玉说,我这辈子只会钟意一个人,就是她。还有梁朝伟对表妹说,有时候你爱的是一个,结婚生子的是另一个。

1965年出生于苏州,中国2007年影后。苏浙中学毕业后随父母赴香港,1984年无线电视台艺员训练班第12期结业。1983年在《射雕英雄传》中饰演一位婢女,随后出演的大量电视剧给人感觉日臻成熟。1991年因《阿飞正传》获得金像奖金马奖提名,并荣获法国南特影展最佳女主角奖。2008年7月,与梁朝伟在南亚佛国不丹完婚。

21岁的小梁还没有老梁的稳重沉默,拍戏的时候也曾有过开怀跳脱的光景;19岁的阿玉也还没有拔掉虎牙,婴儿肥的脸上尽是小女生对周围一切的好奇和热情。

推荐阅读[热点] 经济危机中保护金钱才重要 黄金才是金钱买房杀价秘笈
居民理财需求很饥渴稳字当头 时刻提防黑天鹅出现
巴菲特索罗斯理财秘诀银行理财产品 收益稳健一枝独秀另类理财辟蹊径
实物保本有风险白领支招年底香港血拼购物

没有演技可以推敲,两个人凭本能完成了一出“解救灰姑娘”的爱情戏码。张曼玉的荧幕初吻也就这样轻轻落在了梁朝伟的唇上。却不想这个吻竟然就被他记了十几年,1993年,台湾记者问他:再拍吻戏的话,感觉谁最合适。他回答,张曼玉。

如果要给刘嘉玲做身份界定,“演员”一词是远远不够的,开酒吧、投资房地产和品牌代理商似乎成为她近几年更为热衷的事情。

这个答案,也成了他之后所有类似问题的唯一答案。

现实中的刘嘉玲没有影后或是“则天大帝”的霸气,她的语调平和,想法通透:“我觉得老天是公平的,也许是为了弥补我之前的不足,所以才给我投资上的成功。”

《新扎师兄》大热成为TVB十大全球最高收视率剧集之一,当年在香港首播时引起巨大轰动,街头巷尾都流传着“无人不识韦小宝,人见人爱张伟杰”。

贫穷造就的坚强

——贰——

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曾说:“如果说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当代女星中谁最配‘传奇’两个字,我首推刘嘉玲。”

1990年再次重逢,两个人已经脱胎换骨。maggie与小宝轰轰烈烈恋爱三年,分手收场。Tony则换足三个女朋友,简直活脱脱的情场小白龙!

在刘嘉玲的故事里,没有惊为天人的造星奇遇,也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她在苏州长大,因为家境贫困的关系,她被迫迅速成长,做完功课就要操持家务,即便饿了也要忍着,因为要让弟弟先吃。“当时家里很穷,曾经没有吃的,妈妈每月发了薪水,就赶快拿去还债,但过两天又要回去再借。所以,当我看见米缸里没有米就会想,不要紧,多吃几碗粥吧。”如果有人不明白,为什么在娱乐圈那么复杂的环境中,刘嘉玲能够越挫越勇,这或许是个很好的证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到了这种地步,只求一顿饱饭也不能如愿,试问还有什么挫折可以把我难倒?”

《阿飞正传》的27次NG,各类电影颁奖典礼上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让两个人已经熟络,到了1994年《东邪西毒》,梁张同样没有同镜头的戏份,却在宣传活动期间,开始相约出游。现在想来,一个会专门坐飞机去巴黎喂鸽子的男人,跟一个丢了电影跑去玩摇滚的女人,还真是会合伙干出一些随性的事情来,于是跟着东邪西毒走到威尼斯,两个人学会偷得浮生半日闲,打扮随意地跑到海滩去游水了。

15岁跟随父亲定居香港后,生存环境并没有得到改善,她也开始面临更大的人生挑战:一句广东话都不会说,穿着打扮又过时。“北妹”的帽子在刘嘉玲头上戴了很多年,即便她在两年内迅速改掉乡音,参加无线训练班、从只有一句台词的侍女演起最终成为当家花旦,人们也时不时的会提到这个词。回忆起当时,刘嘉玲说,那时的自己疯狂地想融入香港社会,所以她到香港后,第一件请求爸爸做的事情,就是带她买衣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改变自己,跟上他们的步伐。”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1996年,王家卫找到张曼玉,《花样年华》就这样慢慢开始酝酿了。

即使成为一线女星,香港观众仍然对她很挑剔,“那的确是一段不太开心的时光。其实我觉得他们并不是针对我个人,而是那个年代他们对大陆来的人不了解,会有一些偏见,而我其实是自卑的,但自尊心又很强,会产生一种很抵触的情绪,跟他们相碰撞。”

——叁——

有一个经常被拿来炒作的话题,就是她和张曼玉的“瑜亮情结”。且不说和梁朝伟的情感纠葛,单在奖项方面,张曼玉似乎永远都高过一头。刘嘉玲淡然处之,“感激很多人替我不值,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很多演员在表演上的付出和收获是不成正比的,你不是梁朝伟,不可能百发百中。”

《花样年华》拍摄期长达15个月,这对墨镜来说当然并不算什么,但对演员来讲,确实是很漫长的时间了。而这两个演员,显然还嫌时间过得太快。起码对于梁生来,确实如此。很多年后许戈辉专访梁朝伟,有过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足以证明一切,无需更多言语。

偏见也好,炒作也罢,公众对刘嘉玲的认知一直到“东周刊”事件爆发才完全转变。当时,刘嘉玲穿一件黑色的毛衣、戴着墨镜,当着公众勇敢站出来指责八卦周刊的无良。那天,前来声援的天王巨星都成了她的背景。刘德华对她的坚强心悦诚服:“换做是我,肯定做不到。”从这一次开始,刘嘉玲赢回了人们的尊重。“人们看到了我的成长,了解到我最真实的一面,开始接纳我。”

许:你觉得哪段时间是最想让它停留的?

演戏不再为赚钱

犹豫着的拖了一句废话之后,还是轻声说了出来——拍花样年华的那个时候。

如今,说刘嘉玲是一个演员不如说她是投资人,演戏已经不是她赚钱的渠道,而是兴趣。钱和戏份不再是决定是否加盟一部戏的标准,她更多地看重合作的对手和情分。

Maggie对她跟Tony之间关系的解释,有过很出名的一句话——“timing的问题”,她习惯用这句话来解释自己人生里一些无可奈何的事情,比如还有人问她,为什么不生一个小孩?她亦是回答:timing不对。这句话,换成中文,叫做“有缘无分”。

最近的一次是12月即将上映的《让子弹飞》。作为戏份不多的“女主角”,她安分地和剧组一起住在北京近郊的农家大院里,亲自拍摄骑马、跳河的危险戏。她说,接拍是为了感受葛优和姜文的魅力:“我们每天都一起吃饭、开工、聊天,葛优和他给人一贯的印象很相似,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跟他相处很愉快。而姜文导演跟他的形象则恰好相反,他只有对男人才比较霸气、阳刚一些,对女人特别温柔,甚至会有一点腼腆害羞。”

戏里戏外都有另一个身边人存在的他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模糊了电影和现实,我只知那场花样年华,登峰造极,拍出了让人心颤的美。

出演《狄仁杰通天帝国》里的武则天,则是受了王家卫和徐克的撺掇以及武则天这个历史人物的感染。“演武则天对我来说是很兴奋的事,一开始是有一些压力的,因为这个人物的气场太大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演出来,所以我考虑了一段时间。但是徐克和王家卫非常鼓励我去演,毕竟谁也没有见过武则天,每个人都可以演不一样的武则天,他们觉得我可以胜任,也给了我很多关于武则天的资料,我确实也看了很多资料。慢慢地,我开始欣赏、钦佩这个人,于是我就答应徐克会出演,答应之后,我就没有压力,开始享受表演的过程。”

专注张曼玉十年的梁先生,梦想照进现实的一刻。

至于在《用心跳》中零片酬客串一两个场景,给一群尚未离开学院的学生配戏,完全是出于对关锦鹏导演的感情以及作为一名电影人理应承担的承前启后的责任。“关锦鹏是我多年的好友,他能够不给钱还随意差遣我。”

2000年5月,梁朝伟拖着他的女朋友跟女主角踏上戛纳红毯。

刘嘉玲说,以前在TVB艺员训练班的时候,年青演员都是由一些资深演员带出来的。所以,如果她的演出可以给朋友的戏带来宣传看点,或者有积极推动作用的话,她通常会很乐意去帮忙。更何况还兼有商机,“那些年轻人都可能是我潜在的消费群,我要了解他们的动向和想法,这既能让我找到商机,也是保持年轻的秘诀。”

一边是手拖手,一边是十指紧扣,但这个动作却似乎掉乱了顺序,十指紧扣着的那位伊人,是maggie。暧昧的情愫在两人和所有观众心里弥漫开来。但幸好,毕竟那时候的两个人都是有另一半的,这或许也是紧接着的一次次宣传中,一场场颁奖礼上,两个人也不去避嫌的原因吧。

多伦多宣传时,梁先生竟然能对着那么多镜头做出这样动作,一张痴汉脸望着maggie……

所有问题几乎都是张曼玉先答,然后梁朝伟跟着补充两句,当问到两个人对对方的评价,maggie终于是回答不出来,她侧头去看看身边的梁先生,相视一笑,说,你先。梁朝伟会意,接着用一副持续痴汉的表情说完了对曼玉的感受……

多伦多的记忆点蛮多,有句maggie的话记得最久——我们很不同,他很静很被动,我很活跃。

2000年东京香港映画祭。张曼玉带着梁朝伟、王家卫出席。

两个人发言完毕,乖乖退下来,动作一致,讲小话,动作一致,动作一致。

三个人发言完毕,两个人继续讲小话,且并不太想带上一旁孤单的老王→_→

亚太影展是《花样年华》时期两人同时出现的最后一个地方,在越南。走到这样一个关注不算高的电影节和地方,两个人再次逆天了,整件事情是这样的:

话说那天越南的风很甜,两个人牵着手走上红毯,然后遇到了吴君如,张曼玉要去跟三姑聊天,这时候梁朝伟竟然不把手放开,默默地从身后把曼玉的手由左手过到了自己的右手。

11月台湾金马奖,曼玉说这是她《花样年华》最后一站(凭这句话我有理由相信,12月的亚太影展是maggie自己加上去的行程),希望可以跟伟仔一起拿奖。而2000年台湾金马奖影帝被SAM摘走,而拿过无数奖的梁朝伟,说好失望。

张曼玉替他说:伟仔不是因为没得奖而失望,而是觉得整件事很失望,金马奖是我为《花样年华》的最后一站,所有的过程都是我两人一起去参与的,不能分开,我们两个不能一起得奖,的确不完美,但没办法。

2001年金像奖,谁都知道那一年梁生喝醉了。那年maggie照常缺席(应该在法国陪老公),梁朝伟代她拿奖,他走上台,拿过maggie的奖杯,举起来,只说了一句:张曼玉说多谢我啦,多谢。

而后的最佳男主角,他听到自己的名字,脸上不带表情,撇着嘴走了一段路,看到台上的好友张国荣,方才笑了起来,接过奖杯,低着头叹了口气:多谢王家卫,多谢。

放一个2000年底,二人一起代言的红酒广告。那时候的他们究竟在戏里还是戏外?

以上,就是梁先生38岁时所有的流年光景,与一个女人息息相关。

2001年8月12日,《英雄》开拍,他们又落入了另一场梦境,残剑飞雪。

《英雄》拍得也很美,所有爱恨痴缠都化作了飞雪最后那一声刺人心肺的大叫,不仅仅是他不在了,如果你们可以预见来年,就该知道,这一声,了却的还有你们戏里的三生,戏外的知己红颜。

——肆——

2002年,张曼玉与老公离婚返港,接着发声明称离婚与第三者无关。人言可畏,演过阮玲玉的maggie对这句话的感受该比谁都清楚。所以她在《2046》里只留下匆匆一瞥,再次去了法国。

如果所有事情能够在这里画下一个句点,倒也还好。但之后,每一年总能得到一次同台的机会,只能感觉到他们越来越多的疏远感。05年金像奖,张曼玉与周星驰在台上开着老友鬼鬼的玩笑,身后的梁朝伟,倒显得多余了。不意外也不惋惜,《最佳损友》都有唱,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只是maggie可能不知道,那场梦一般的花样年华溜走后,她的每一部戏,他都有去看,04年戛纳封后的《清洁》他有看,10年她最后一次出现的电影《全城热恋》,他也有去看,虽然,她只出场了那么短短的几分钟。

07年《色戒》,当他怔怔望着汤唯穿旗袍的背影,似乎想寻回的时光触手可及,但他知道,再也不会出现了,所以他跟记者说,激情戏不难,难的是跟汤唯一起走在街头,想起的却全是苏丽珍。

09年记者问林志玲,听说拍《赤壁》时梁朝伟不太搭理人,不教你戏啊?林大美人委婉地答:不会啊,看他拍戏就已经学到很多。却不知九年前的梁朝伟,总将嘴角扬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对着一个女生指手画脚:你太激进,很多时候需要放松哦。

08年梁朝伟刘嘉玲风光大婚,媒体头条是:梁朝伟结婚,不请张曼玉。而张曼玉面对媒体的问题:你祝福了伟仔和嘉玲吗?她只回答了干巴巴的两个字:没有。

09年Tony拍《一代宗师》受伤,Maggie回港。于是就出现了刘嘉玲在皇后大道围追堵截梁朝伟和张曼玉大型八卦,震惊所有人,梁张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以至于那年金马奖,刘小姐带着梁朝伟落荒而逃,只张曼玉一人站在台上,笑着说:一个人颁奖太孤单了,我想跟梁朝伟和刘嘉玲一起颁。

Maggie由曾经的黑脸介意,变做后来的调侃和玩笑,不知是不是时过境迁,自己也开始豁达与放得下了。

——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所有人都在等待的世纪重逢,在金马五十。那年他51岁,她49岁。好像是一个残忍的数字,英雄老矣美人迟暮,离他们第一次的相遇,已经是整整三十年了。

在朗朗开始弹起花样年华的那一刹那,梁先生居然眼眶红了,原来不仅仅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他看着镜头里那张咬指宛笑的脸,不自觉间的动作,也和她一模一样。

是否有太多回忆压过来,你还在道“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她却只留一句“夜深忽梦少年事,惟梦闲人不梦君”。

半年前的金马采访,有人问他们,电影对于你来说是什么。两个人隔着时间与空间,一字不差回答道:电影是个fantasy。

电影是梦幻,所以你们可以惺惺相惜,在梦幻的世界里做恩爱情侣,但终究不是现实。

三十年,三次情侣,五次擦肩,他们铸造的,都只是你们因香港电影而爱上的那对——银幕最衬!

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朋友

心理学谎言 |
从哥哥的死,看心理治疗的三大谎言

【人生决择】入职与离职,你每次都选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