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5197我的情感日记

今天是2017年4月27号,就在昨天晚上,我突发奇想,觉得,这一天一天过的,是那么的快,是左一天,是又一天,总要留下点什么吧。于是,写日记的设想就浮出水面了,你要是不写日记,谁TM的知道你干了什么啊。什么,你自己知道?TM的自己知道有球意思,快乐需要分享。要是你说一天天的生活没有什么快乐可言,那你TM的总要说点不快乐的事情给别人快乐快乐吧,TM的别人一快乐了,你还不快乐个球。那么要我说,日记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没错,就是真实。有时候真实到让你自己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但这就是生活。没错,C’est
la
vie,TM的这句法语是不是这就是生活的意思?TM的管它球呢。现在时间,晚上17点55,当我写完这句话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7点56,我先说一下我今天所处的位置吧,今天我所处的位置在: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八滩镇河岸村我的老家,告诉你们,八滩镇现在可是在申请特色小镇呢,上面据说在去年拨下了十八个亿,用来搞特色小镇的建设,TM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还有传言说靠近我家东边的那条连接古黄河过来的通济河要在未来开发修路,搞泊岸,TM的,明明重点建设区域在金八滩大道的东边,TM的。目前我的状况,是在农村老家这里种种田,看看书,聊聊微信,写写小说,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你想留都留不住,这种生活,简单,简朴,TM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江南大街上的美女了,这种状况很快就要打破了,我马上就要与母亲去往上海了,时间,是后天的29号。这次去上海的目的你们猜我是干嘛去的,我是去教堂参加受洗去的。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受洗,我建议你去读一读《圣经》,教堂里都有,你们可以每个星期天的时候去教堂听听牧师们的讲道,然后有朝一日你们时机一到,你们也可以受洗归主了。愿耶稣基督赐福于你。所以,这件事对我来说,可是头等大事,这是关系到灵魂能不能得到拯救的问题,所以我,特别期待。田里的玉米,如今已经发出了地面寸许,附近田里的油菜,早已谢掉了花,再过一个月的时间,油菜就都要收割了,门前的几棵艺杨树上,树叶绿油油的,轻风一阵阵的吹过,哗啦啦,哗啦啦,就TM的响起来了。有两只肥嘟嘟的喜鹊,TM的大摇大摆的在门前的田里走来走去找虫子吃,TM的。几个小时之前我洗了一下澡,不错,很舒服,记得上次洗澡的时间,大概是去年的夏天吧。但是粘在身上的尘垢并不多,只有肚脐附近的尘垢多一点,还有手上也有很多尘垢。我不喜欢洗澡,我觉得洗澡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不会轻易洗澡的,要不是后天就要去上海了,我才不会在今天洗澡。当然了,每次在离开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之前的那么几天TM的又一只喜鹊大摇大摆的在我家门前走过了。我出去看一下。啊哈。两只肥嘟嘟的喜鹊。现在我返回屋里,继续写今天的日记,我刚才说。每次在离开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之前的那么几天,我的心里总会很失落,很不开心,总是对未去之地产生担心,说实话,内心总是不舍得走的。昨天,我在手机上看电子书,有一本讲关于心理学诡计的书吸引了我对该书的阅读,于是我就结合自身目前的情况这样想:应该时刻保持对未知的探索。这,才是人生。熟悉的地方虽然安稳,舒适,愉悦,但毕竟是得不到多彩的交流。那本关于心理学诡计的书说了这么一段,我觉得很有意义,就是:有一个实验,在那个实验里把一个人关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不接触任何人,并且把这人的耳朵堵上,同时再在这个人的眼睛上带上眼罩,又用厚厚的手套套住这个人的手。结果,这个人坚持了三天就TM的再也坚持不住了。这TM太很了。所以,关于那个实验,该书就总结说:一个人要保持与外界的接触,多多的与外界交流,人生就会因此丰富多彩。大自然的美景,大街上的商店,人群中漂亮的女孩,性感的少妇,这些都可以令我们感受到生活有滋有味,TM的即使就只是看看,心情就会非常舒畅了,所以,想到这一点,我岂能还要不舍离开熟悉的地方吗?我更应该有的想法,应该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是的,我要做一个探险家,去多多的领略未知的地方,然后把领略到的这些未知写成日记的形式给你们看,你们是不是应该感谢我。TM的有谁像我这样真诚的朋友,把我领略到的未知以及我真实的记事说给你们听,TM的,有没有,你们的朋友中有没有像我一样的?如果有,那恭喜你,这样的人,是你的好朋友,他对你是知心又真意的。TM的好了,今天的日记我写完了,明天么,要是我心情好的话我明天就写写,要是我心情不好的话我就后天写,后天TM的一定要写,TM的后天去上海呢。好了,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祝你好梦。晚安。2017。4.27今天是2017年4月28号,TM的就在刚才,我辛辛苦苦写了一半的日记,被我手一抖,没保存,现在,我要重头来写了,真TM要多气人有多气人。刚才我记得我写着,说:外面的风,在呼呼的刮着,门前周围的艺杨树上面那绿油油的叶子在随着春天的风哗啦哗啦。然后又写道:一望无际的田野,小麦在抽穗,再过几天就开始开花,然后再过一个多月,等到6月7号左右,收割机就要忙的不可开交了。TM的怎么怎么写都没有刚才一开始写的味道了。生命呢,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你TM的心不在焉犯下了错误,你说你能怪谁。现在时间是下午14点44分,TM的这个时间点真吉利,记得以前在西安念大学的时候,就是现在这样季节这样的时间点,我们坐在课堂里上课,那瞌睡的样子,TM的那难受的样子啊,TM的那哈欠连天,真TM的好生折磨。此刻,我毫无倦意的坐在床边,翻看着2016年9月11号摘录在纸上的句子。那是当时我在手机网站上看书的时候觉得那些句子还不错,就摘录下来在纸上了,比如这句,TM的我就觉得有点意思,说:人群,是每个真实的自己消失的地方,一个人独自走在乡间小路上,这是一个人。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社交场合,这是人群。人需要社交,但不需要把自己整个人生变成社交。你们说,这段话是不是很有意思。现在,我就觉得我要像一个老师一样让你们用这段话反思一下自己。TM的反思个屁,谁爱什么样的生活就什么样的生活好了,TM的喜欢社交就喜欢社交,喜欢独居就独居,别TM假惺惺的装空虚。我就讨厌那些假惺惺招摇过市装逼的人,TM的也不嫌累。还有,比如,这句,我觉得也有点意思,说:习惯就是不依赖意志或毅力,把自己想要的事情持续的引导到如每天刷牙般轻松的状态。TM的说的跟唱的似的。还有这句,说:不忘记自己从哪儿来,不寻求自己往哪儿去,承受什么样的际遇都欢欢喜喜。这句话跟我写日记的目的挺相似的。什么?我写日记的目的是什么?TM的还要我说多少遍。就是从每天无聊的生活中制造出一点快乐的因子,然后让这快乐的因子膨胀,膨胀,然后让这种快乐感染到更多无聊的人,然后就会使他们的无聊变得不无聊。你们说,我是不是很伟大,我是不是很崇高。还有这句,说:不要去写你还得挖空心思和搜索枯肠的东西,只是某种念头激发了灵感和真挚的情感使你心情激动时,那时,你再去写,拿起笔来,就像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过什么诗人似的。要我说,这段话,说的好,这段话是巴斯托尔姆说的,虽然我不知道巴斯托尔姆是谁,但是我欣赏这个人,因为他说的这段话让我感觉很有道理。还有比如这句,说:很多初创企业者因为跟风而亏了装修,亏了租金,赚了寂寞。TM的,那些房东就TM的一群吸血鬼。或者这句话可以使我们从一个侧面看到,并不是每一个风光满面的创业者都真的如同别人认为的那样风光满面,个中辛苦滋味留待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事人自己慢慢品尝。还有,比如,说:陪笑,陪聊,是收获粉丝的一大手段。TM的我怎么把这样一句话也摘录进去了。不过说实话,陪笑,陪聊,确实是收获粉丝的一大手段,要是你不把别人逗乐了,要是你不让顾客心情愉快,TM的那这生意还怎么做?还有比如,这句,说:要摸清房东背景,避免二房东,三房东,有效控制租金成本。这还是关于开店租金方面的。这句话是关于卢梭的,说:卢梭喜欢写点小说,故事之类的东西,然后兴趣很浓的读给别人听。我也喜欢写点小说,故事之类的东西,然后放在朋友圈里和网站上给别人看。还有比如这段,说:不少时髦女郎拿起卢梭写的《新爱洛伊丝》而误了舞会,本来解衣就寝,却因这部书而不知不觉过了残夜。不仅在法国,传到德国也一样,听说康德一生中只有一次间断他午后的散步,而那次的间断,就是因为读了卢梭写的《新爱洛伊丝》爱不释手造成的。TM的什么时候也有很多时髦的女郎拿起我写的这本《日记》来读,以及废寝忘食的拿起我写的那些小说来读,那就TM的好玩了。当我把今天的这篇还没有写完的日记放到朋友圈里的时候,有一个主内的微信好友问我这是日记吗?我就是这是日记。她就说:你的口头禅真重。我就说:真TM的重。她就说,她真是无语了。然后她又问我是不是传道人,我说算是吧,她就说:那你在讲台上也是这样讲的吗?我就说,我并没有在讲台上讲,我又不是牧师。她就说:幸好你没有把你的形象暴露。这真是有点意思,我把今天写的这篇日记先暂停一下,等晚上六点钟的时候再继续写,到时再结束今天的这篇日记。那么好,现在,我就去忙一忙别的事情去了。忙完回来继续,现在,时间的点数,来到了晚上的18点38分,在继续写今天的日记之前的几分钟,我听了一首带泪的鱼唱的一首歌曲,歌曲的名字叫:《一个人的情歌》,歌词里面说:一个人的情歌,唱响寂寞的夜晚,TM的那我这应该也叫一个人的日记,写着孤单的快乐吧。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不在老家这里了,当然,也不像昨天说的那样,在上海,还没那么快去上海,我与母亲我们先是去往苏州吴江我父亲打工的地方,去存一下父亲发下来的工资,然后去北厍工业园区附近租房子。当明天早上五点左右的时候,我和母亲就要暂时离开家乡这里了,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忧伤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时间段,伤感之情不禁油然而生。TM的说好快乐的呢?怎么又开始伤感起来了。想想明天在汽车站可以看到美女,想想明天到达吴江以后可以看到江南的美女,心情自然就不必那么忧伤了。此刻门前周围的艺杨树的叶子,还在被风吹的哗啦啦的响着,这是这么些天来,我所熟悉的声音,明天这声音就听不到了,听到的,将会是其它的声音。西边的327省道远远的传过来隐隐约约的大货车开过的声音,周围不远处,有一些鸟的叫声,婉转悠扬,那种鸟是一种黑颜色黄嘴的鸟,这种鸟叫起来的声音是:啾、啾、啾、啾、啾,絮萝,絮萝,絮萝。今天的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就这样吧,祝你好梦,晚安。2017.4.28今天是2017年4月29号。此刻我具体的位置是在上海大学北门口边地铁口附近,蹲在路边休息呢,一边休息,一边写今天的日记。现在时间,是晚上的20点21分,今晚我不知道应该在哪里休息。母亲去上海大学对面的超市里买吃的去了。此刻我才真是感觉到,平时在八滩老家那段悠闲自得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啊。平时在这个时间,我已经睡在床上看电子书了,那种舒服的感觉,唉,怀念呀。昨天,有个微信好友说我的写的日记里TM出现的频率太多,影响阅读效果,这就让我想到了法国喜剧演员雅客塔蒂的那部喜剧电影《聪明古惑笨伯车》里的一个情节:马丽亚金伯利开着她的那辆黄颜色的迷你敞篷跑车风风火火的把修理汽车的巴伦森的仓库大门给撞了一下,巴伦森出来看了一下,然后把于洛设计的那辆车的车门拿下来放在仓库门后边抵住仓库的大门,然后巴伦森就用锉刀开始修,马赛尔就好奇的问巴伦森为什么把车门放在这里修理,巴伦森说:我怎么做不用你教,ok?因此,我也想说的是,我怎么写日记不用你管,ok?关于上海,我其实对这座城市不是太感兴趣,一方面是对这里的人不太感兴趣,一方面是对这里的风景不太感兴趣。其实说实话,除了西安,除了咸阳,还有我的八滩老家之外,别的城市真的就不再令我有过多的感情了,如果说这是磁场的关系,那我觉得这是恰如其分的了。就比如拿吴江来说吧,我去年前年经常往返于其地,但是至今为止,我依旧不能提起对吴江这座美丽太湖之滨小城的半点兴趣,我也想对吴江投入感情,但是我确实难以做到,我不喜欢江南水乡的那种感觉,也许,有不少人提及江南水乡的时候,就会浮想联翩,但是我一提到江南水乡,就跟好像没提到似的。由此看来,江南之地不适合我啊。说实在的,我不太想写今天经历的事情了,一方面,也许是因为劳累的原因吧,还有一方面,大概就是心情失落。因为一想到明天还不知道在哪里租房子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一阵荒凉。我知道,只要我每次一去江南,就避免不了如同搬家一般的境遇,自然就是行李太多,另一方面则是,在外,何处才能有家的感觉啊。一种无限蔓延的无奈,无助,与凄凉。这些无奈无助与凄凉,我只能在心里向我救主耶稣基督倾吐,除了我的救主耶稣基督,除了我慈爱的上帝天父,还有谁能担当我的无助与困苦呢。今天早上四点钟的时候,我从八滩老家开始准备启程,当母亲与我把行李全部收拾好的时候,时间就已接近五点了,于是,我就拉着小车上用几个蛇皮袋装着的行李向八滩船闸汽车站的方向出发了,母亲也拉着一个小车,小车上也有两个蛇皮袋装着的行李。要说行李重,倒是不太重,反正比去年前年经常往来吴江与滨海带的行李轻一些。我与母亲拉着行李赶到八滩汽车站的时候,去往吴江五点二十分的班车就早在几分钟之前走了,如果早来五分钟的话,倒还可以就此乘上去往吴江的班车了。那么既然没有乘上去往吴江的班车,我与母亲就只好乘坐下一辆去往昆山的班车了,于是麻烦就来了。那去往昆山的班车里面太让人眩晕了,母亲早上没有来得及吃早饭,于是就在车里面呕吐了,我嘛,倒是没有呕吐,不过,我的胃里也很难受,我的胃连续的嗝着,嗝着也不能消解晕意。就这么一路晕着到了东台服务区下来抽了一支香烟。后来到了南通的苏通大桥的时候,因为堵车的原因,车子开开停停,那种感觉,难受呀。最后到达昆山南站,我与母亲就把蛇皮袋的行李的几个存放在了昆山南站那边的行李寄存处的两个柜子里,至目前为止,还存在那里,我不知道什么时间去取。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唉,一想到这,我的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了。行李存放好以后,我与母亲就准备着赶往上海去了,我们先是打了两张去往上海北站的车票,汽车从昆山南站,走花桥方向,经过上海市区,到达上海北站。到达上海北站外的广场,母亲就去车站附近的肯德基店里买了两袋吃的,一袋是炸鸡肉卷块,一袋是炸鸡翅,不错,这还算好吃,我狼吞虎咽,顾不得细嚼慢咽,就匆匆吃完。之后,我与母亲又拉着行李小车乘坐去往宝山区大场镇上海大学的地铁,地铁是从上海北站乘4号线到镇坪路,随后在镇坪路转7号线到上海大学站,这地铁乘的,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拉行李的小车,有点麻烦。那地铁站台内左一个楼梯又一个楼梯的,每次上到楼梯或下到楼梯的时候,总是不那么方便,真是困难重重呀,最关键一点是,明天还要重复这样的过程,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又是一阵忧愁。母亲在刚才买了一瓶大瓶的可乐,又买了两份奶油吐司面包,吃完以后,母亲又去买了一份卷着菜的饭团,和一份卷着牛排的饭团,母亲把那份卷着牛排的饭团给我吃,但是我这时就不太吃得下了,我就吃了饭团的一大半以及牛排,剩下的一小半饭团我就给母亲吃了。我主要是渴,并不是太饿。因此我就喝了许多的矿泉水,幸亏从家里带过来的矿泉水有好几瓶,不然,乘车的时候可就口渴难耐了。那么这一天对我来说算是如何呢?我觉得忧愁烦苦,但是在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所有的烦恼,不愉快,无助,在此刻都不再算什么,那么就让这些烦恼,不愉快,无助,都过去吧。去迎接明天到来的更加的烦恼,更加的无助,与更加的不愉快。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我不得不要面对的生活,即使我再怎样的无助,沮丧,与失落,生活的苦恼也还是不会因为我埋怨而能改变什么,是的,生活已经太累了,如果再加上埋怨,那就更累了,因为,明天还有更多的烦恼等着我们。是的,我不得不说,靠我自己我是难以应对这重重的困难的,我把这些重担交付给我的救主耶稣基督,交托给我慈爱的上帝天父,因为我知道,一颗失落的心在他面前会因为他的恩赐转忧为喜。今天的日记我就写到这里,此刻我在上海祝你好梦,晚安。2017.4.29今天是2017年4月30号,现在的时间是晚上21点39分,此刻我的具体位置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北厍镇的一个农村旧楼房里,至于为什么我此刻会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北厍镇的一个农村旧楼房里,这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在昨天的日记里,我有具体说过,我与母亲乘着地铁来到上海大学站,那么我们是怎么过夜的呢?说起来就有意思了,我们是在上海大学对面的路上过的夜。当时母亲是想住旅店的,但是她去找了一趟上海大学周围的旅店后,发现,旅店里住房一间房要两百七十块钱,两间房可就得五百四十块钱了,母亲嫌贵,就决定和我一起在大马路上过夜了。现在的气候不像冬天那样冷,所以在街上过夜对我来说我还是可以承受得住这份苦的。夜里十一点的时候,为了打发难熬的漫漫长夜,我就喝了半瓶用矿泉水瓶装的咖啡,还有用平板看我下载的那两部雅客塔蒂导演的两部电影,一部是《Play
time》的后一小半的部分,一部是《于洛先生的假期》,这两部已经被我看到烂的电影,我就好像没有看过的一样保持第一次看的心情,时间在不经意间迅速的溜走了两三个小时。当看完之后,平板就快没电了,要不然我估计还会再把《Play
time》从头到尾再看两个半小时。当时间来到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就有点瞌睡了,但是有点瞌睡了应该怎么办?慢慢的熬。熬到黎明破晓时,熬到黑夜被收去,熬到光明近前来。在天亮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好玩的现象,上海大学门前的那条路的方向令我迷乱。当我看到我自以为西边的天空比东边的天空更亮时,我的头脑就不禁想出,太阳从西边升出来了。当早晨五点钟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我看见路上有一个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去卖蔬菜,隔了不久之后我又看到有一个老头也骑着自行车贩着去卖蔬菜。上海的自行车比较多,究其原因,大概是上海人对自行车情有独钟吧。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贩卖蔬菜也用上自行车,这就说明上海的成本的确是高的了。在之前,母亲在上海大学对面我们休息的那条街上买了一包方便面,这包方便面四块钱。我问母亲:这包方便面怎么那么贵?母亲说:这还是不好的了,好一点的方便面还不止四块钱了。从一包小小的方便面,再到许多的自行车,就可以看出,上海人的生活成本,是一种显而易见不可置否的话题。上海的贫富差距,不比任何地方来的小。我又看见在上海大学的门口,陆陆续续聚了一群头戴黑色帽身穿黑色服装,服装背后写着特勤字样的人。他们似乎是到齐了,然后排成队,慢慢的走进到上海大学校门外的另一个门口。母亲则把装行李的小车以及豆浆机放在上海大学门卫边的看车处看管,然后,我与母亲就乘坐地铁去往大场镇站台了,从上海大学去往大场镇站台的地铁是7号线,大场镇地铁站台离上海大学隔的并不是太远,因为上海大学本身就在大场镇。那么你就要问了,去大场镇干嘛呀?更确切的说,是去大场镇的教堂。这就是这次我与母亲来上海的目的,那就是我受洗报名的事情,以及母亲领圣餐的事情。这在27号还没来上海的之前两天就有提及。我与母亲在早晨将近六点半的时候乘着地铁来到大场镇地铁站台,我又与母亲从大场镇地铁站台向北走去,大场镇地铁站的旁边有一个上海汽车北站的建筑,这个坐落在大场镇的上海汽车北站可真是有点意思,基本是没有什么汽车进站。也没有什么人买票,也没有什么人售票。平时的时候门是关着的。这是我前年与母亲去大场镇时所了解的信息。我们沿着大场镇这座上海汽车北站的建筑向前走去太累了,今天的日记先记到这里,去大场教会之后的事情,我会在明天详细具体说明,以及,受洗的相关要求和流程,在明天日记里,详细说明。祝你好梦,晚安。2017.4.30今天是2017年5月1号,现在我所在的位置是: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同里镇屯村,那进入村庄的名字叫周水港,这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要么周水港是屯村的一个大队,这样就能说得清楚,此刻我所在的位置是同里古镇东南面的屯村周水港了。现在时间是,晚上19点22分,就在我这今天这篇日记的此时此刻,我的左肩膀非常酸疼。目前我是在站在充电器旁边写的,充电线的插座还没有买回来,因此我就只好暂时站着写今天的日记了。要是充电器的线能有几米长,那样的话可就有意点思了。当你们读到我今天写的日记的时候,有一点无可质疑,那就是昨天的日记我还有好一部分还没有写完,因此在今天的这篇日记中,我就接着昨天去上海大场教堂的事情写下去。昨天我写到:我与母亲沿着大场镇的上海汽车北站前的那条大路一路往前走去。那时,我的左肩膀搭着一个书包行李,书包里装的,有一大瓶菜籽油,这就有意思了,我的左肩膀当时感觉还不错,现在,可就真的叫感觉不错了。在昨天早晨的上海,太阳有那么一丝热意,我左肩膀搭着沉沉的装有一大瓶菜籽油和一大袋子的米的书包,步履匆匆的走在大场镇的街道上,当我走到前边一个红绿灯口的时候,母亲去到东边街道的一个包子店买了一些包子,这样的话,我就得以放下搭在左肩膀上的书包暂时的休息一下了。这家店做包子的手艺可以,那包子做的白软,松鲜,很是到位,我吃了四个,但是吃完之后有点渴,于是我就喝了半瓶矿泉水。这就算是吃早饭了。随后我们转向西面,那个方向据我经验判断应该是西面,当然,如果结合我在上海大学时所感觉的方向来判断的话,那我就不能说,这一面是东还是西了。这里沿路有不少卖旧家具的店,其中有很多房屋正面临拆迁的氛围。在前边不远处,有一道横穿过路面的铁轨,铁轨的两边有抬起的黑白相间的限制杠,路的两边,栽有茂密的法国梧桐,看着那粗壮又高大的树干,就知道这些法国梧桐栽种的有些年头了。在路的尽头,悦然入目的,就是大场教堂了,红红的十字架竖立在教堂的顶端,大场教堂的墙面也是深红的颜色。我与母亲到达大场教堂里面,教堂里的赞美正在进行,前来做礼拜的信徒在一遍又一遍唱着灵歌赞美我们的上帝天父。主持赞美工作的执事唱赞美诗歌唱的很投入。我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故此我就按着圣经新约使徒行转里称呼的那样称呼她为执事。讲台的左边是弹钢琴的姊妹,她在弹奏着美妙的灵歌音乐,信徒们在执事的带动下,纷纷跟着执事拍着节拍,我与母亲也拍着灵歌的节拍。我也小声的开口唱着灵歌,以及随后的赞美诗歌,但是不多时,我就感到头晕晕的了,这就很奇妙了,平时我与母亲谈论圣经中上帝话语的时候,我就是说到喉咙沙哑也不会感到一点眩晕,相反,心情在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谈论变得非常愉快。这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根据信徒的不同特质赏赐下不甚相同的属灵恩赐。圣灵的运行的方式非常奇妙,只要你肯接受,必定能够得着,这份来自我们救主耶稣基督对你的属灵赏赐。唱赞美诗歌的同时,所有的信徒也同时在一段时间低头一起小声的祷告,那种力量我第一次感受到,我感觉我的心在颤动,我的肚子也在颤动,信徒们一起祷告的声音,震撼到了我。这样的感觉令我的灵感到非常愉悦。赞美完之后,牧师就开始讲道了,这次牧师讲的道,是关于赞美上帝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来展开讲的,开头以所罗门在圣殿建造工作全部完成的时候,耶和华上帝的祭师们赞美耶和华上帝的那一段章节开篇展开的。具体讲道的内容,我就在这里不过多的追溯了,如果你们想听,那么你们就可以在每个星期天的时候去你们那边的教堂去听一下牧师的讲道,你会爱上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天国永生福音的。礼拜临近散会的时候,执事在台上讲了提到说,有信主一年以上的弟兄姊妹可以在现在开始报名准备七月份的受洗。我就去报了名,填了表格,负责受洗事宜的教堂事工给我讲了一下具体的受洗培训时间,以及受洗培训的次数。从5月13号星期六开始,早上8点到10点,就是受洗培训的具体时间。总共培训十次,就可以受洗了。这就很有趣了,这就意味着,我与母亲将要在上海度过二十天。确切一点来说,将要在上海度过二十一天。母亲想在大场镇找房子租,但是考虑到上海的房租价格并不在我们承受的心理范围之内,所以我与母亲就商量着到北厍租房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上海度过二十一天的原因,因为北厍是在苏州吴江,距离上海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必须是星期五从北厍出发赶往上海,星期五的晚上在上海过夜,没预料错的话,应该就是在街上过夜。这真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与母亲在我报完名以后,就返回上海大学大门那边拿行李和行李车,走到铁轨的边上的时候,母亲才想起来,还没有问领圣餐的时间呢,于是我就在路边等,母亲返回教堂询问领圣餐的时间。当时我在受洗报名的时候,我与母亲不知道在哪里报名,有一个漂亮的女生把我们引向受洗报名处,这个漂亮女生的身影徘徊在我的脑海里。火车铁轨这边的路上是夏季乘凉的好地方,树荫把整个路面都遮住了。当我等待的过程中,我看到有一辆火车从铁轨自西向东开过,不多时又看到一辆火车从铁轨自西向东开过。不多时,母亲就从教堂过来了,我就问母亲是什么时候领圣餐,母亲说,是下个星期天。这就是为什么要在上海过二十一天而不是二十天的原因所在。在我们走到转向大场地铁那条方向的路时没多远,有一个穿着白色短裤的女生从我们的后面走到我们的前面。那个女生的大腿白皙修长,穿着很薄的露出肩膀的T恤,身上散发着一缕清香气息。母亲看到以后就对我说,这女的穿成这样一扭一扭的,穿了就跟没穿似的。我就对母亲说,现在的女生都这样,有什么好说的呀,以前在大学里的时候,那些女生都像这样,并没有怎么样,很好。我的心里其实是这样说的:看到那些穿着超短裤或者超短裙配上黑色肉色丝袜的女的,眼睛真TM的享受。到达大场地铁对面的时候,有树荫凉,我们就乘了一会凉。之后我们就去到地铁口,乘上去往上海大学的地铁。到了上海大学站,我与母亲就出来地铁口的上海大学的大门旁边拿行李和行李车,在上海大学地铁口的旁边,站着三三两两的学生,有一个女生站在我的旁边,那女生长得真好看。她手里拿着手机,在低头看手机。也在不时好奇的看着我。这就让我想起我以前在西安念大学的那段时光了,现在的我似乎还跟学生时代的我没有多大的区别。我们乘上去往上海南站的地铁,在镇坪路转3号线,终点站就是上海南站。我们走上一层电梯,到达一楼,又走上一层电梯,到达二楼,这就奇怪了,这里越看越像火车站而不是汽车站。经过询问得知,这里的确是上海火车南站。于是我们就返回一楼,在上海火车南站的一楼处凭栏远眺,绿色的草地悦人眼目。我们在一楼休息了一会之后,就去往对面的上海汽车南站了,上海汽车南站的外面净是有人在问你打票去什么地方,有一个人问我们打票去什么地方,母亲就问那人售票的地方怎么走,那人说不告诉他打票去哪他就不告诉我们售票的地方怎么走,这就有趣了,不告诉他打票去哪他就不告诉我们售票的地方怎么走,哇喔,好吓人嗨,要是他不告诉我们,那我们岂不就找不到售票的地方了?哈哈,这些个票贩子。我们在继续走不久,就看到一个大门边写着售票处向前20米的字样。我与母亲到达售票处,里面响着循环的声音:售票请下楼。因此我就在售票处这边等母亲,母亲去楼下打两张去往北厍的车票。在我等待的过程中,有几个黄头发大鼻子的外国人,有男有女。买完票以后,我与母亲就去候车室等车了。出发的时间是下午的16点09分。16点09分,检票登车的时间到了,我们上车,班车一路的开往北厍,虽然到了北厍不知道能不能租到房子,但是我们还是决定去往熟悉的北厍。到了北厍的街上,我们下车,并拿下行李,我们就拉着行李车,走在北厍的街上。北厍的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北厍无疑是一个商业繁荣的地方,这里做生意的人很多,大街上随便都可以看到开着电动三轮车的人,有不少年轻的漂亮女生也开着电动三轮车。北厍的商业以做字牌标示而闻名于此。我们来到了北厍街上的农业银行,母亲去银行取款机取钱,取款机里没钱了,取不到钱,大概是五一节放假,取款机里没钱可取,这就尴尬了,现在我们身无分文了。我们就去找房子租了。在不远处的桥边的一个墙上,有一个租房信息,说是在北厍工业园那边的乡下有房子租,我们就拨打了电话联系。之后我们就走到北厍菜场的东面的路上,把那人发给我们的具体地址给一个开电动三轮载客的老头看,那老头是北厍本地人,他看到以后就把我们载过去,要20块钱。我们就去往一个叫叶周的地方。那个地方离北厍街还有一段距离。之后联系了房东以后,开电动三轮车载客的老头用吴江本地的方言跟那人说话,老头才知道具体的地方在哪。于是就又把我们带了一段距离。最后到达以后的时候,那人让开电动三轮车把电动三轮车开进弯曲的巷子里。开电动三轮车的老头一路埋怨那人是神经病,说电动三轮车开进去以后还能掉头啊。那人说能。开电动三轮车的老头于是就开进去了。最后我们到了那个老旧的楼房里。20块钱我们明天拿到钱再给。于是那个老头就没说什么,他让房东留下电话,到时候把20块钱的车费给房东,房东给他就好了,他们都是熟悉的人。后来晚上我与母亲就在那个老旧的楼房里以租一间房子为借口,过夜。答应第二天给房租,房租是半年一给。1200块钱。那个老旧的楼房窗户破旧,门外边有隔壁养的鸡。鸡粪臭味隐隐的,让人郁闷。外面有隔壁养的狗,那狗一见到陌生人就不停的汪,TM的太烦人了。只要我一打开门,那狗就不停的汪,幸亏没有取到钱,不然就倒霉了,这房子只要一租,就甭想安静了。第二天早晨五点天亮,我与母亲就离开这个破旧的楼房,打算去往北厍工业园康师傅工厂的附近找房子租,去年母亲看中了那里的一处房子,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租掉。那么很好,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了,5月1号的经历,具体等到5月2号再写。我在同里祝你好梦,晚安。2017.5.1今天是2017年5月2号,吴江今天下雨了,现在的时间是晚上20点42分,现在的地点,是吴江市同里镇屯村,此刻,我带着一颗疲惫的心在写今天的日记。当然,今天的日记还得从昨天的经历开始写,因为昨天经历的事情根本没有有来得及写,所以说,时间,你真是抓不住,摸不着,你稍不留神,时间就悄悄的溜走了,要是不及时的记录下来,那可真是让时间溜的不明不白了。话说昨天早上,也就是5月1号的早上,我与母亲早早的从北厍叶周那边拉着行李车往北厍工业园区康师傅厂附近的那个村庄走去,毫无疑问,那个开电动三轮车载客的老头倒霉了,我们这一走,他就被我们给骗了,他这20块钱的车费,认栽吧。其实,并不是我们不想给那20块钱的车费,关键是我们怕那老头和那要把乡下那个房子租掉的人相互勾结,到时候他再赖你的钱,这可就有点意思了。所以,为了相安无事,那老头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认栽一回吧,下次那老头在带客的时候,肯定会说:外地人的素质太差了。这就让我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有了更进一步的领悟了,这就说明我们并不能一味的容不下他人的罪。因为我们也时常犯类似的罪。这就让我想起了主祷文里,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说: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别人的债。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我们的上帝天父赦免我们的罪,我们就得要首先对别人的过错不要那么喋喋不休。我们怎么样对待别人,我们的上帝天父也会按照我们对待别人那样方式来对待我们。所以,对于别人的犯下的罪,对于别人作的恶,对于别人的种种不是,我要有什么愤愤不平的呢?因为一旦我们对别人产生了愤愤不平的心,觉得别人不公平,那么我们的上帝天父就会对我们愤愤不平,我们自以为我们是公平又正义的,我们的上帝天父却因为我们对待别人的态度是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那么我们的上帝天父以我们为厌。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不对别人犯下的过错怀恨在心,我们的上帝天父也就会不计较我们在深思熟虑后犯下的过错了。好了,20块钱车费的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谁也别提了,我难得做一回骗子,就让我兴奋的骗那么一回吧。之后我与母亲就转到一条路上,那条路的边上有一片芦苇,芦苇的叶子已经放青。母亲就去芦苇丛中采了一些芦苇叶子,准备回去用此芦苇叶包粽子。路的南面不知道是哪个在那里焚烧垃圾,那浓烟滚滚的黑色有毒粉尘不停的冒着,别让我看见他是谁,不然他可就倒霉了,我会用把他绑起来用点着的潮湿的柴火熏他,让他感受一下闻着柴火的烟味会有一种什么感觉?什么?我太过分了?TM的我没用点燃的包含有毒物质譬如二恶英的东西熏他已经算便宜他了,还说我对他过分。母亲采完了粽叶,我就和母亲继续去找房子租了。我们在走了一段路以后看到路边的被开垦过的荒地上有彩钢板搭建的房子,母亲就过去看了一下房子上的电话号码,然后就打电话联系那个号码,得知,彩钢板房子一间的押金是5000,一天按6块钱算房租,地点自己选,选好地点后他们那边生产这个彩钢板房子的厂就用车把彩钢板房子运送过来。当然,也可以直接买,这样就不用5000块钱作押金了。全部买下一间彩钢板房的价钱大概是8000块钱。我们又继续往前走,来到临沪大道,沿着临沪大道,我与母亲往西走去,到达与厍星路交界的十字路口时,我又向北走去,母亲却说要去康师傅厂附近的那个村子看一下去年那个房子有没有租掉。于是,我与母亲就往南走,南边不远处的西边,就是康师傅厂,康师傅厂房的占地面积不小。除康师傅之外,我知道北厍工业园还有一个叫做,欧普照明的工厂,规模也不小。我们往康师傅对面的那个村子找了去,发现去年想要租的那两间房子已经租完了。这下就有意思了,母亲想继续往南过去黎星村找租房,我就不乐意了,我要考虑到离车站近,这样去上海大场教堂参加受洗就比较方便,要是租了那么远,来去一趟会很不容易。于是我就对母亲喊了几句,然后头也不回的执拗的往北走去。一路走着我的心里一路的气着,郁闷着。况且又没有吃早饭,又饿又渴。走过去往上海和湖州高速路口的时候并进入去往上海的高架桥下面,之后我就又向北走了一会,母亲就跟着一辆载客的电动三轮车过来了,我于是就坐上电动三轮车,电动三轮车把我们开去金家坝农业银行,得先把钱取出来不是,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又来了一个20块钱的车费,要是金家坝银行再没钱可取,那就尴尬了。到了金家坝农业银行,我的腿都坐麻了。母亲下车来去金家坝农业银行取钱,果然银行取款机里真的没有钱可以取,这下尴尬了。我们可不会又把这个20块钱给赖掉吧,再把这20块钱赖掉,那可就没意思了。母亲打了父亲的手机,父亲接通了电话,这样,我们就可以去让父亲把车费给付了。父亲之前说5月1号他上班的厂里不放假,所以,母亲在打父亲电话的时候我提心吊胆的。就害怕父亲因为上班而没有带手机,这样的话,问题恐怕就很棘手了。我与母亲乘着带客的电动三轮车去往父亲打工的防火板厂里,父亲打工的防火板厂位于金家坝金长路,再一次的来到这里,还是依旧如此熟悉。厂里在五一节放假一天,堆积的打包好准备发运出去的防火板静静的在厂房里等待。父亲的宿舍门是锁着的,母亲就打电话给父亲问父亲在哪里,父亲说他在工友那边聊天。于是母亲就叫他过来。一会,父亲就过来宿舍这边,母亲让他把带我们过来的20块钱车费给了,父亲拿出20块钱嘟嘟囔囔的对母亲说怎么连车费都要他给。母亲说,银行里没钱可取。父亲就说:你也知道银行没钱可取,这边银行都是节假日没钱可取的。付完了车费,我与母亲就来到父亲的宿舍,母亲与父亲每次相见都会如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总是避免不了各种琐事的吵闹。父亲吵吵嚷嚷的,其中吵吵嚷嚷的话题有,我的工作,租房问题,来回的车费问题,无所事事做小吃生意迟迟做不起来的埋怨抱怨,家里田里的玉米的肥料还没有施,以及说,他还能再挣几年,要是挣不动了我怎么办。以及,关于他未来我赡不赡养他的问题,父亲他似乎对我赡养他已经不抱多大希望。母亲就对这几点一一反驳,她一再强调,外人绝对不可以插手我们家的事,父亲上班挣的工资除了留下伙食费其余的必须全部上交,这并不隐藏,母亲对父亲在工资方面是绝对不信任的,因为母亲绝不会让父亲的兄弟姐妹从父亲的工资上面做文章。这,也是为父亲的以后做好安享晚年的准备。父亲一边吵吵嚷嚷,一边从包里拿出工资里的3500块钱给母亲,然后继续吵吵嚷嚷。毫无疑问,只要有谁在父亲耳朵边一挑拨,父亲就会和母亲吵吵嚷嚷,这一点简直是毫无疑问了。只要父亲和母亲不吵吵闹闹就说明没有人在他耳朵边挑拨,但是只要父亲和母亲吵吵闹闹了,就说明有人在父亲的耳边挑拨我们的家庭关系了。想要和亲戚朋友关系好,就不要信耶稣了,想要信耶稣,就得做好与亲戚朋友生疏的准备,否则,你就是信了耶稣也会被你的亲戚拖住后腿。在争吵的过程中,母亲提到我以前做的一个梦,讲的是我在梦里看到一支笛子犹如一把刀扎在父亲的头上,父亲头破血流,我手里端着一碗水给父亲。这个梦可以这样解,笛子代表敌人,敌人的声音,笛子是干什么的,是发出音乐的,那么笛子犹如一把刀扎在父亲的头上就是代表敌人说的话进入父亲的脑海里。父亲受到仇敌话语的干扰,一旦按照他兄弟姐妹或是其他不相关的人说的那样做事,就会导致陷入悲惨的晚年境地。那么我的手里端着一碗水,则代表用水清洗,治疗,那么这碗水,则代表着圣灵。只有圣灵的力量,才可以使父亲在敌音的干扰下,不致陷入绝境。父亲说梦话怎么把做梦当一回事,这一点我却要说,一个善于从梦中发现一些端倪的人,可以提前采取一些措施,来避免某些不好之事的发生。以及,可以从梦中的某些细节与现实联系起来,并充分的发挥出想象,使事情的解决变得颇有创意。弗洛伊德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研究梦行成的原因,但是对于梦如何解梦,却需要更为灵活的想象与联系,这就好像占卜,也是从占到的某个现象与现实联系起来,并提出问题的解决方法,为了增加说服力,就在占卜时弄些神秘色彩,让人感觉到占卜者的精确与神秘。其实人人都可以,并不需要故作神秘。最关键一点,是要充分的发挥出与现实的联想与无穷的想象。在我大概十几岁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梦,竟然看到十字架的下面有一张马克思的照片。这就好玩了。这个梦如今我是这样解的,社会主义是宗教事业蓬勃发展的肥沃热土,无神论的社会基础与基督徒们的信仰并不产生矛盾。在这里我要说,谁要是以基督徒的信仰名义来反对社会主义的体制,那么这样的基督徒就是受到撒旦引诱的人,或是与境外势力相勾结,我们基督徒,要牢记我们救主耶稣基督说的话:叫凯撒的归于凯撒,叫上帝的归于上帝。这就说明,归于上帝的人,绝不可以做那些属于归于凯撒之人要做的事,归于凯撒之人要做的事,就是那种搅乱和平,打破安静的事情。那么这就有意思了,当你们看到这里以后千万别有谁叫我给你们解梦,我可不给你们解梦,你们自己做的梦自己揣摩去吧,若是非要我给你们提一点建议,那么我就要告诉你们,信耶稣吧,信了耶稣,不管你发生什么样比梦还悲惨的事情,也一样会得到拯救。化险为夷。那么这时,我与母亲就去金家坝的街上找房子租了,金家坝的街上房子不是太好找,于是,我与母亲就到金家坝的车站乘坐去往同里方向的公交车,母亲本来打算是要乘着公交车到屯南村租房子的,可公交车在屯南村没有停下来,我与母亲就只好在屯村站下来。这样,我们就来到屯村租房子了,在屯村吴江大润发超市的东面,有一座高架桥,在高架桥的西面,有一条通往村内的水泥小路,我们就沿着这条水泥小路往村里走去。过了转弯口的时候,我们穿过高架桥,我让母亲一个人过去找房子租,我一个人在原地等,这样效率会比较高,如果我拉着行李小车跟着一起找房子的话,那样的话可能会找的很慢。当时我的心里在想,屯村周围这里工厂比较多,房子应该不成问题,事实的确如此,母亲高兴的过来说她找到了一个房子,是一百一十块钱一个月,押金一百,已经交了钱了,钥匙拿来了,等东西搬过去以后再找另外一间房子,这样,房子的问题就解决了。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了。那么这就意味着,今晚我不用睡在大街上了,那么这又意味着,小吃生意可以做成了。母亲说,那家的房东也信耶稣。那么这就意味着我们不是住在那些烧香拜偶像的人的家里。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我去上海受洗可以更加安心了。我就与母亲走去到租的房子那边,房子不是太大,但是非常安静。门前有一条河流,出去向西拐过去的地方有一片茂密的竹林。这就很清闲优雅了。我就对母亲说:圣灵这样说:他受得罪暂时可以了,让他先安定下来吧,让他做好准备,以迎接接下来所要经历的磨练。那么很好,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我在同里的屯村这里,祝你好梦,晚安。2017.5.2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按流传的日期说,今天是我们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罪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后三天之后复活的纪念日,按我还是可以接受的观点看,同时,今天又是2018年4月的第一个领圣餐的时日,故此,今天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母亲就起来收拾行李了。到凌晨三点半左右的时候,母亲叫醒了我,我带着些许的睡意起来,准备和母亲一起去往上海大场教堂领圣餐。其实,对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复活的时间,我认为应该是在五月底临近收割小麦的时候,而不是四月,那么四月被定为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时间是怎么回事呢?有怀疑者认为包括圣诞节在内的我们已知的有关我们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节期是随从罗马的异教风俗来定的,故此,对于从罗马异教传统中流传过来的有关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节期,对我而言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的,若说到有关于我们的
神的节期的正确性,只有在《圣经》中,我们才可以具体了解到,比如,逾越节、住棚节、摇捆节、五旬节,故此,我才说,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复活的日子应是在五月底临近收割小麦的时候,而不是四月罗马异教里掌管繁殖女神的欢庆节日。撒旦魔鬼邪灵将罗马异教假神的节日用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身上以至于一代代流传到现在,真是可耻可恨。故此,以我的见解,我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不必过这从罗马假神异教传统中流传过来的诸如圣诞节、受难节、复活节等与我们敬拜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独一真
神无关的节日。我今天这样说了,恐怕会叫我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非常惊讶,因为我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过惯了这些与敬拜我们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独一真
神无关的节日,比如,流传自罗马异教假神假冒我们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降生的圣诞节,等等。但是,我要对你们说,我亲爱的弟兄姊妹,请记住《圣经》新约福音书里,主耶稣基督对我们的吩咐:“你们当用心灵诚实敬拜你们的天父。”故此,你们不需随从这从罗马异教假神冒充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圣名而流传下来的节日,记住你们要随从且单单要随从的,那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此时,我又转念一想,《圣经》新约福音书里,主耶稣基督对众人说:“若不是我的父吸引人,就没有来寻求我父的。”如此,这明明是流传自罗马异教假神的诸如圣诞节的节日,岂不是也为我们创造天地的全能的上帝所用,来完成我们全能的上帝的计划吗?因为,《圣经》新约书信篇里,圣灵藉着使徒保罗对我们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是的,岂不知,万有都在我们创造天地的全能的上帝的掌控中吗?就是强横的巴比伦,不也是
神手里的刀,用来刑罚恶人吗?只是之后,
神就叫强横的巴比伦成为鸟兽都不栖息的废墟。故此,纵使撒旦魔鬼邪灵的诡计看似多么猖狂,在我们创造天地的全能的上帝面前,这些来自撒旦魔鬼邪灵的诡计也不过在我们的
神的面前成为用途之一,来完成
神的计划,最后,撒旦的命运就像那巴比伦,就是鸟兽都不栖息的废墟,且比那巴比伦更悲惨,就是与跟随撒旦的使者一起被投入硫磺火湖中,承受着永永远远的火刑。

今天是2017年8月6号,今天是星期天,今天是我受洗过后参加的第一个圣餐礼拜,历经千辛万苦,我不为别的,我只愿得到主的一点力量,有主赐给我一点力量,胜过人世间的千军万马。

昨天,我在日记里说,我认为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节期是五月底临近小麦收割的时间,今天中午,我查看了一下网上的关于逾越节的说明,发现,逾越节的时间若按阳历算的话,是每年的四月四号到十号,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为我们罪人舍命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间是逾越节。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们主耶稣具体复活的时间按照阳历算的话是四月几号了,因为,《圣经》新约马太福音28章里,圣灵藉着马太告诉我们:“安息日将近,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马可福音16章,路加福音24章,约翰福音20章,圣灵都藉着如此的信息告诉我们。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清晨。所以说,若按阳历算,我具体是不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时候是四月几号的,七日的第一日清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复活,那么,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罪人舍命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间应该是往前推两天,考虑到阳历与犹太历的不同,就好像阴历与阳历的每年都有不同的错开,如此,我们怎能晓得按照阳历来算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具体日期是四月几号呢,何况又有闰年。所以,日期肯定是有错开的,我方才说的逾越节是按阳历算的四月四号到十号也是不恰当的,故此,我们就应当思想《圣经》新约书信篇里,圣灵藉着使徒保罗吩咐我们的话语,就是:“不要研究世俗的小学之类的事情,不要将心思花在辩论空谈上面,只当一心一意背着十字架跟主耶稣基督走属天得胜的道路。”

带着这份心愿,我与母亲开始了今天的圣餐礼拜之旅,凌晨三点零几分的时候,我从苏州火车北站候车室的椅子上醒来,母亲在夜里十二点以后就撑着困意没有再睡,而是让我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睡到三点钟。在那难熬的三个小时里,母亲就打了一会盹。三点零几分我醒来的时候,母亲就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睡到三点四十几。凌晨四点十分去往上海的火车就要进站了,我叫醒母亲,母亲就收拾了一下行李,我们就去检票乘车了。

现在,我将我昨天去上海国际礼拜堂领圣餐的经历在此写一下,之所以是去了上海国际礼拜堂领圣餐而不是在上海大场教堂领圣餐,是因为,昨天早晨的时候,我与母亲带着行李到达金家坝汽车站,却发现,金家坝汽车站的售票窗口不售票了,窗口在贴出的提示中说,往苏州、上海要到同里、吴江、莘塔车站打票。

一个小时以后,火车到达上海火车北站,我与母亲下火车,沿着地下通道,去往地铁三四号线售票处买票,去往场中路。早晨六点钟开来的那趟三号线地铁,其内的乘客依旧如此拥挤。

如此,母亲就在金家坝汽车站找了一辆载客的电瓶三轮车,载客的电瓶三轮车将我们载到同里汽车站,途中,我们得知,原来金家坝汽车站的窗口早在去年的十二月就已经不再售票了。我和母亲到达同里汽车站之前,第一趟开往上海南站的汽车已经从路上开走了。到达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商量着这下应该去哪里,是去吴江教堂还是去太仓姐姐的家里,还是去上海国际礼拜堂,那时,去上海大场教堂领圣餐时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商量的结果是,我们去往上海国际礼拜堂去看看上海国际礼拜堂的情况。

到达镇坪路站台以后,我与母亲按着熟悉的路线走到地铁七号线的换乘点乘坐七号线地铁到达场中路。

故此,母亲就打了两张早晨七点二十五分去往上海南站的车票。临近开车,我和母亲就将行李放到客车的行李仓内,随后,我和母亲乘上客车。从同里去往上海南站的客车已不再从屯村过去,经过金家坝、北厍,然后转上高速,而是从方港西的十字路口走苏同黎公路往南,约半个小时,到达莘塔汽车站。到达终点站上海南站的时间,是早晨的九点十分左右。

澳门新葡亰平台5197,到达场中路地铁口以后,我们来到洛场路与沪太路交接的那个十字路口的北边部分树荫处收拾一下即将存放到家乐福超市去的部分行李。

下了车以后,我和母亲将行李的一部分存在行李寄存处,随后,我们就去地铁1号线乘地铁去往衡山路。从上海南站进到地铁口,要走些距离才能到达地铁1号线的打票处。沿着上海南站到地铁1号线的地下通道的两边开了不少的甜品店、餐馆,空气中弥漫着奶油、蛋糕的香味。地铁1号线到达衡山路经过3站,分别是,漕宝路、上海体育馆、徐家汇。到达衡山路以后,往北百许里,就是上海国际礼拜堂了,有牧师讲道的声音传到了路上,而沿路的围栏内有不弟兄姊妹在其内参加礼拜。

上海宝山区大场镇今天早晨的天气阴沉,夜里的时候上海宝山区大场镇似乎下了雨了以至于我们在来到出来到地铁口外面的时候看到路面显得颇为潮湿。

我和母亲进到上海国际礼拜堂的围墙大门以内,第一场的讲道是时是关闭着礼拜堂的大门的,门口有接待的同工把守着。我和母亲就到上海国际礼拜教堂的南墙外的走廊处听着讲道。上午十点钟是第二场礼拜,讲道的牧师是个姊妹,讲道的内容是关于复活节的,我就端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听,讲道的内容颇长,我似乎不能从姊妹的讲道中得着什么深刻的属灵深意。当然,我是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敬拜
神的,在人多的地方听道,我也是不喜欢,因为在人多的地方,我的灵不在状态。

收拾好行李以后,母亲去洛场路的商店买了一包零食花生,因为早饭没有吃,我就吃了一些零食花生,喝了些昨天晚上在苏州火车北站北边母亲去万达那边的商场买来的橙汁与矿泉水。

昨天的温度有二十多度,有年轻的姊妹或是慕道友有穿裙子、高跟鞋过来参加礼拜的,又有露出腿的,与世俗没甚分别。我亲爱的姊妹,我们的
神是圣洁的,你们也当以圣洁为装饰来敬拜我们圣洁的
神。而不是以世俗为装饰敬拜我们 圣洁的 神。

就这样,我算是吃了早餐,我们就沿着场中路去往上海大场教堂了。当我们走到家乐福超市的旁边,路北面有一群身穿部队服装的人一排排的站在路边,路人好奇的观望此副场景,原来是是处的旧房子正在被拆。至于那群身穿部队服装的人一排排站在那里,许是维持秩序以防赔偿不到位的问题而产生什么不必要的矛盾。当我们走到家乐福超市门口的时候,挖掘机就已经开始轰隆隆的工作了,旧门面房的门被挖掘机正在一一拆除。

中午十一点,领圣餐,我和母亲就去到礼拜堂的大门,有少许未受洗的信徒从堂内走出,又有不少信徒排成两队,而负责接待的同工又不让门外的信徒进入堂内,怕堂内是没有位置了。母亲先进到堂内,我被堵在了门外,后来,在我前面的三两位弟兄姊妹进去了堂内,我也跟着进入堂内呢,然而,我不知道,那时,母亲被礼拜堂的同工赶出礼拜堂的门外了,可能母亲的行李书包装的行李太多所以引起了礼拜堂同工的注意,又或是母亲戴的帽子引起了礼拜堂的同工不顺眼,又或是礼拜堂内真没有座位了。母亲在礼拜堂的门外给我打电话,当然,我的手机肯定调的是静音,那时,我以为母亲在礼拜堂内,故此,我就没有接电话。

寄存好了部分行李,我与母亲就走到不远处的大场教堂,大场教堂的停车场停了那么多轿车,车棚里又停了那么多电瓶自行车。当我们到达大场教堂的时候,主礼拜堂已经座无虚席,里面的人数约有两千,我们因此就来到副礼拜堂参加礼拜。唱诗班唱诗,张牧师姊妹讲道,又带我们祷告,今天这个礼拜张牧师姊妹讲道的内容是关于悔改的问题。所引用的《圣经》经文是启示录里,圣灵藉着使徒约翰写给推剌推雅教会的信。论到那个叫耶洗别的完颈背逆硬了心不肯悔改的悲惨下场。讲了悔改的意义。引用《圣经》旧约里,圣灵藉着先知以西结说的关于犯罪的人从罪中悔改归向
神,就必然得救的经文。又讲了大场教堂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的见证,具体见证的内容,我明天再说。

领圣餐开始的时候,饼被放置在铁质的托盘传过来的时候,我一看,又是那白色的小圆薄饼,天主教里的那一套崇拜太阳的影子甚是叫我厌恶,于是,我立即将我领到手的装在封口小塑料袋内的白色小圆薄饼掰断成三截。我将饼握在掌心,作祷告的样子,然而我并没有怎么祷告。讲台上牧师祷告的声音比较小,显得底气不足,有气无力的样子。牧师弟兄祝谢之后,我与众弟兄姊妹一起吃下主耶稣基督的身体。之后,一杯杯葡萄酒又被放置在铁质的托盘内传过来,我拿起一杯,握在手心,然后闭着眼睛心灵诚实的向
神祷告。之后,在牧师弟兄祝谢之后,我和众弟兄姊妹一起喝下主耶稣基督与我们立约的血。之后,我就拿着我的行李书包出去礼拜堂的门外了,我才知道,母亲在门口等着我从礼拜堂内出来。

散会以后,没有受洗的信徒散会纷纷离去,受洗过的弟兄姊妹留下来参加领圣餐。我带着迫切的心情,与母亲去往主会堂参加圣餐礼拜,圣餐礼拜前,张牧师姊妹先带我们唱纪念我们亲爱的主耶稣舍命为我们而死的赞美诗,唱这首赞美诗的时候,有一些弟兄姊妹哭了。在祷告的时候,有一个姊妹带着哭腔祷告,听起来怪别扭的。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当我一开始听到张牧师姊妹讲悔改的讲道篇章时,我竟然又开始纠结起那天受洗时,有没有把我名字叫错的事情。从礼拜开始,我一直这样纠结着,直到分饼的那一刻起,我在心里这样说:“不关我的事了,马上我就要领圣餐了,让一切重担交给主耶稣吧。”于是,我的心灵就恢复了安息,虽然我还想去纠结,但是我却纠结不起来了。是啊,那时我就知道,原来当我受洗过后直到领圣餐之前的这几天时间,我的灵命的力量是多么的弱小啊。所以我说,
历经千辛万苦过来主的家里领圣餐,我不为别的,我只愿得到主的一点力量,有主赐给我一点力量,胜过人世间的千军万马。

分完了饼,我们全体起立,张牧师姊妹给我们祝福,我们就吃下这块饼,这是我们亲爱的主耶稣为我们舍命的身体,为要拯救我们,使我们得救,并与他一起复活,重生,与永生。吃完了饼,我们又分了葡萄酒,我们全体起立,张牧师姊妹给我们祝福,我们喝下葡萄酒,这是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的血,是与我们立约的血,洗净我们的罪,使我们转罪为义。

此刻,我已得到了从我亲爱的救主耶稣基督这里而来的力量,感谢赞美我亲爱的主耶稣,有了我亲爱的主耶稣加给我力量,从此,我还怕什么呢?是的,我无所惧怕,因为有主与我同在。

感谢赞美我亲爱的主耶稣,这次的圣餐礼拜,我获得了从主而赐的满满力量。

再次感谢赞美我亲爱的主耶稣!

今天是2017年8月7号,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秋节气,经过前天与昨天的两天奔波劳累,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写完了当天的日记就早早的睡觉了,那时,大概是晚上的八点半左右,一直睡到今天早晨的五点多钟醒来。这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那就是早早的睡觉,一觉睡到大天亮。

当早晨七点钟左右的时候,母亲准备去太仓姐姐的家里,因为姐姐明天要去太仓中医院看牙,看牙的时候小大卫没人照顾,因此姐姐就让我和母亲过去帮着照看着小大卫。母亲准备今天早晨一个人去太仓的姐姐家,把小大卫带到金家坝这里,但是母亲出去两分钟又返回,决定还是和我明天一起去太仓中医院门口等姐姐过去看牙。

母亲返回以后,拿着电瓶自行车的钥匙开着电瓶自行车去金家坝街上买菜去了,我就趁着这个时间,在微信里和陌生的女的聊着聊着就xing欲亢奋起来了,于是我就迫不及待的对着手机里下载下来的黄颜色的视频lu起guan来,直到she出以后,yu火才算是消停下来。

今天大部分时间我还是依然无所事事的用微信摇一摇和陌生的女的聊天,依然在微信里对那些陌生的女的下流的话语,给那些陌生的女的发照片qiang迫她们看我yin私部位的照片。然后看着那些陌生的女的把我的微信删掉或者拉黑。于是再寻找下一个陌生女的,重复那样的saorao方式。对我而言,我在微信里对那些陌生的女的这样的举动真是感觉不亦乐乎,真是太刺激了。

除此之外,我也看了一会手机里的电子书,看电子书的时间太少,在微信里和陌生的女的说话占去我闲暇时的大部分时间,除非我闲不下来,否则,我一闲下来,就会把大把的时间用来在微信里xingsaorao陌生的女的。生理的yu火没办法,只有用合理的方法解决生理的yu火,既然暂时我还没有女朋友,我又这么yu火旺盛,因此我只有用luguan或者在微信里说下流的话来xingsaorao陌生的女的方式来解决生理的yu火了。如果说这是罪,我承认,但是在圣灵的看顾下,我却绝不会因为这罪而陷入不可控制的地步。

昨天的日记里,我说,把张牧师姊妹讲的那两个见证放在今天的日记里具体说一下,我就在今天的日记里简单的说一下昨天张牧师姊妹讲的那两个见证。第一个见证是说,有一个弟兄从小就信主,在十几年前的时候,那个弟兄到了上海打拼,辛苦了几年以后,开始做起生意,赚了一百多万块钱,也有了房子,有了妻子有了子女。后来,那个弟兄在做生意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念佛拜偶像的人,那个念佛拜偶像的人叫那个弟兄跟他一起念佛拜偶像,并对那弟兄说念佛拜偶像能发大财,那个一心想发大财的弟兄动了心,于是离开了主耶稣,转而跟着那人念佛拜偶像,那个弟兄就在后来的炒股票时赔的一塌糊涂。房子卖了,又欠下了一屁股的债。那个弟兄却继续跟着那人念佛拜偶像,最后得了病,那个念佛拜偶像的人叫他不去这个医院,不去那个医院,最后那弟兄的病越来越重,那个念佛拜偶像的人就叫他去了一个黑医院,结果那个弟兄病没治好,反而越加严重。此时,那个弟兄还不知道悔改,还在那里跟着那人念佛拜偶像。直到有一天,那个弟兄在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的主耶稣对他说:“你如果还不悔改,我就把你一切都收走。”那个弟兄醒来以后才知道主对他说的,是他的孩子,因为他曾经在主耶稣面前祷告过要得到一个孩子。那个弟兄因此惧怕了,就不再去念佛拜偶像,转而回归到信主的道路中来。

还有一个见证情况与这个见证的情况类似,具体我明天得日记中再讲。

好,今天的日记我就写到这里,愿主耶稣基督赐福于此刻正在读这篇日记的你,也愿你能尽早的认识,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

今天是2017年8月8号,昨天我说,我要与母亲去太仓姐姐的家,姐姐要到太仓中医院看牙,我与母亲去看着小大卫。故此,我与母亲今天就去了太仓,不过没有去姐姐的家里,而是直接在太仓中医院前的公交站台下的车。

今天凌晨两点半钟左右的时候,母亲就起来收拾行李准备与我出发去往太仓了。凌晨四点半左右,我与母亲带着装行李小车,去往金家坝汽车站,当时的天,才蒙蒙亮。母亲把装行李的小车放在自行车的后边。母亲拖着自行车,我步行而走,我们去往金家坝汽车站。